甲虫跳投。

茵芜/瓜瓜

我的故事都是孤独的故事。

秋之枫求换茨木碎片

占tag抱歉。
9奴良陆生 10雪童子 1:2换茨木
17酒吞 3阎魔 11花鸟 2狗 2灯 2阎魔 1:1换茨木
不换寮

求你们瞅瞅我!😭

然而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。

鬼王不肯抬眼望他哪怕一眼,他只好一直一个人远远望着。于是他化作千风化作雪。他死得不干不净被恶鬼撕作千片万片落进人海里,哪片都是他,哪片却也都不是他自己。到最后的时候他眉眼里都还带着笑呢。他想,这么多片这么多片,肯定有一块会落进鬼王眼睛里的吧。

一个关于我自己的故事。不知所云。

我不知道怎么会突然想起这件事。
初中时的学校校舍分两部分,初一初二是主校,初三在分校。主校的校舍翻新过,隔三差五地装修,分校藏在山上的小区里,与世隔绝。
我要讲的是在主校里发生的事。
主校一进门的门厅前面是两扇门的夹着的走廊,一扇外门一扇内门,都是玻璃的,走廊的墙也是。
说是走廊也许不准确,因为它太短了,只有大概五六米长,宽也差不多一样。我管它叫门道,玻璃道,随便你怎么记,反正它就是条道,正门前面,学生天天上学放学都得从这儿过去。
那时候我有两个好朋友,好到仨人同穿一条裤子,她俩名字里都带木字旁,我喜欢别人叫我瓜,三种植物聚在一块,嘿,天造地设。
初二的时候门道里添了书架,多半是为了应付教育局检查,一排排书架摆在门道两边,玻璃墙底下窗台一样凸出来的墙根恰好可以坐下。虽然我从来没见过有人去翻那书架上的书,那些书太旧了,旧到都生了霉长了斑。
那时候我还老实得很,规规矩矩听老师的话,连个刘海都不敢剪,天天放学就在门道里干等着自家父母忙完想起来来接自己回家。
那两个朋友会陪我等着,如果不是急着回家。我们经常绕一段很长的楼梯去外面的小铺买零食,回来门道里坐下,抱着垃圾食品就开始咔嚓咔嚓。
我们会闲聊。在我以前还不是像现在这样对说话敷衍了事的时候。我们抱怨隔壁班出的恶心到炸的数学题,抱怨又一次考砸的成绩,抱怨要命的体育训练。
那是我至今的人生里少有的,能跟得上朋友话题的日子。
但太短暂了。
很快一位朋友走了。我长久也没能再见到她。另外一位朋友也与我有了小摩擦。
门道里傻傻坐着的只剩下了我一个。
那时候正好是最冷的冬天。我总忘记穿外套,手套围巾也总丢,最后干脆就不带了。
门道里特别冷,真的特别冷。没有暖气,也没有灯,外门不能关,风和雪呼呼地刮进来。我裹着一身比麻袋还薄的校服一个人坐着,浑身都疼浑身都冷,好像一身的骨头都要冻掉。
但我要等的时间太长了,一两个小时地等。有时候父母太忙就忘了,我也忘了自己在等什么了,等得开始胃疼,肺病犯了,就疼得咳血,血滴在手上都冻成冰碴子了,天黑透了,父母才进来找我。
当时我没有现在这么想死,没有现在这么容易难过。我想的是我要活下去,我想活着,我想活得好,我以后还有好多想做的事。
我太想了。以至于我根本没有余裕去觉得“自己很孤独”这回事。寂寞都是我现在回想起来才觉出来的。
后来我就看书。书架上的,拿下来。冷风在刮,灯光是大厅里传过来的,很暗很暗。我一本一本地看。有网络写手的,有当代作家的,有国外的。
我一本一本地看。霉斑沾了一手,手指尖冻得发痛,有时候冻裂了,血不小心蹭在书上了,我到现在都觉得抱歉。可能是霉菌有时进了伤口,那时我的手总是感染,连上学写字都会痛,一动就会流脓。但一放学我照旧跑去,坐下看书,继续流着血,手上,身体里,肺里。
这让我觉得我活着。那些故事我现在还记得。
开始的时候门卫赶我走,后来也不管了。我就这么在寒风呼啸的门道里坐了一个冬天,看完了所有书架上的书。
然后我初三下学期了,我认识了新的朋友,和曾经的友人们重归于好,开始接受新的治疗,开始备战中考。
这故事我没对任何人说起过。它无趣,没意义,也没什么值得讲的。那些书对我的人生也没什么影响,我看书还是太少,那时候看也只是图个乐呵。
倒是现在的我,望着街景就突然想起来这回事,然后就想着,那时候可真好啊,夜晚和那门道里昏暗的光线,都仿佛是只给我一个人,拥在怀里的。

我想爆炸,想变成天边的殒星,碎成千块万块落进轮回里,重生为人,终于哪个都再也不是我。

对英智来说,涉一定是最奇妙的魔法师了,与涉的相遇是他生而为人的一生中最大的奇迹,从此涉将和他共同仰望那一千颗星星,共同拥有那一千口涌着甘泉的井。在繁星最为光亮闪烁的夜空下面,涉就那么悄无声息地着陆了,在小王子贫瘠的星球上种下了他唯一的玫瑰花。但小王子想要的并不仅仅是这些,于是假面的魔法师自此便扎了根,再也不曾离去。

p2大江山幼儿园【啥

设计素描一笔没动还在摸茨,怕不是要完

忽然就想写学生时代的酒茨,浸染在烟火气里的旧上海,骑着吱嘎作响的旧单车,套在被油烟晕得洗不出来的白衬衫里的少年们。茨木骑车从酒吞身边掠过去的时候,漂白剂淡淡的香气里,他眉眼明媚得像夏天的太阳。